林焉末。
沉闷期,对不起大家。
我要思考一下,我爱黑塔,爱王耀的意义是什么,我写文的目的是什么。
我不会允许自己在没有目标的时候写东西和画画的,望谅解。
长弧。
脑洞积攒*2
因为想写有特点,自己想写的东西,所以一定要有点特色才好啊。
喜欢写积极的he
how beautiful the world is!
你可不要退坑啊

点梗

占tag,致歉。
昨天才看到已经满二百fo了,但文力依然没什么进步,真是对不起大家,今后还要更加努力(・ิϖ・ิ)っ
请大家点文,all耀都吃的,完全no problem!
双人多人都可以哦(・ิϖ・ิ)っ
方便的话请提供可以带来灵感的曲目,总之就是和上次一样啦~
选取评论前两个小伙伴!

 

孩子气战争【下】

阿尔弗雷德只看见王耀消失在了夕阳的余晖中,随后又听见了落地的声音以及一声惊叹。于是第二天他就没有看到王耀。

王耀被带到了特殊问题处理室,因为有自杀倾向。

王耀并没有为这次误会辩解些什么,主任是不会听他解释的,他也不想拉阿尔弗雷德下水,他一个人就足够了。

“您觉得一个正常人从三楼跳下来会摔死吗,先生?”

“这不是问题的重点,王同学。”

王耀转而去看窗外的云朵,一大片一大片的白雾堆聚在一起,在蔚蓝无边的天空中游荡,白色和淡蓝色的搭配永远都是那么完美。他又看到一团奇异的云朵,那看起来好像是阿尔弗雷德,这里的弧度刚好形成一张脸,那一簇是呆毛,还有一丝一缕勾勒出了眼镜的形状。“回去一定要把这个...

 

孩子气战争【中下】

最终王耀还是进入了网吧。W学院的娱乐场所并非需要成年才能进入,只不过是需要身份认证罢了,于是王耀就在机子上输入自己的学生编码——三十位的数字字母符号混合密码。

阿尔弗雷德承认不得不承认自己在软实力上肛不过王耀,只得在硬实力上扳回一城,于是他把王耀叫来和他一起打dota。

“想不到王耀还有两下子,不过在game方面hero可是无人能敌的!”他摩拳擦掌,一副要干大事的样子。

阿尔弗雷德又被打脸了。

“你打游戏还很有天赋嘛,再加把劲就能追上hero了,王耀(小屁孩)。”

“谢谢,你也真的好厉害呀阿鲁。”

然而这是阿尔弗雷德被王耀带赢的第二局。

“王耀,你平时那么忙,是第一次玩这游戏...

 

【米耀】孩子气战争(中)

米耀only


阿尔弗雷德的确更努力了,但课上盯着王耀看的时间也变长了,“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”他这样解释道。

因为坐在王耀的后面,所以阿尔弗雷德只能看到他的背影。在全班的金毛当中,王耀的黑发是最显眼的,小辫子没怎么仔细地扎住,松松垮垮的披在背后,就连量身定做的校服都是软趴趴的,这样一身装扮让本就骨架不大的亚洲人显得更加娇小了。

突然,王耀把自己的辫子从一边撩到了另外一边,看似平常的小动作,却立刻让阿尔弗雷德警觉了起来,他立刻看向黑板,一边装作认真听课的样子,一边用余光观察着王耀的一举一动。

果然,王耀转过头来,看向了阿尔弗雷德,想必是已经感觉到了什么,确认没有异样后,又转过身,趴在桌...

 

【米耀】孩子气战争(上)

米耀

微量Dover客串

阿尔弗雷德一直是W学院的风云人物,可谓是万众瞩目的焦点,有如太阳一般的光芒。人帅,有钱,学习好,哪里都好,实在是可以用一个词“完美”来形容他了。

“阿尔弗雷德他啊,可是个顶尖的人物啊!”学校里的人都这样评价他。

不光是别人这么想,阿尔弗雷德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,所有人都会仰慕的人,是谁呢?是英雄,是他阿尔弗雷德呀,不知是不是这个原因,阿尔总是以“hero”自称。

“大家好,我叫王耀,来自中国”讲台上的陌生面孔说完,双手作揖行礼,随后走下讲台。班里的人显然是被这有趣的问好方式吸引住了,一同鼓起了掌。

但不包括阿尔弗雷德,他慢悠悠地从数学题中抬起了头,撇了一眼王...

 

决定啦,回归!就以“没童年”写一篇金钱文吧(因为修仙有美国小伙伴陪着,感动(・ิϖ・ิ)っ)

 

朋友说我要写亲眼见到的东西,但是如果这样我就是美食博主啦~

 
2017/8/1 1  

考完试补完课回来啦,稍微歇一下嗯,然后继续写文。顺便问一下有一起去帝都露中茶会的吗

 

第一百次错过

主米耀,微露中。


美国时间6:00

清早的阳光并不是那么刺眼,伴着清爽的微风,让人觉得很舒服。阳光虽不闪耀,但也足以叫醒沉睡中的人们。

在纽约州郊区海滩附近,有一座与周边环境格格不入的中式木制建筑,而透过房屋二层的窗棂可以看到房子的主人:琼斯爷爷。

老人头发早已花白,但仍固执的把自己的头发染成金色,他的发丝早已柔软细弱,呆毛不再挺巧,但他仍每天花大量的时间用大量的发胶定型。尽管他的家人总是劝他不要这么做。

他依然像往常一样写着日记,只不过这次好像是在回忆着很久以前,在他年轻时候发生的事。

他这样写道:

我从没有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后悔过。我在上高中的时候见到了那个我一见倾心的...

 

简单休整了半个月,脑洞积攒了些,终于可以顺畅的写文啦。明天起继续更文

 
2017/6/19    

【米耀】窗外闻鸟声

米耀only


王先生一家是上周才搬来这里的——从A城的中心搬到了郊区。原因是王太太熟知“孟母三迁”这一故事,贵族出身的她十分讨厌隔壁那个挥霍无度的公爵,因为担心影响到自己的儿子王耀,她果断地选择了搬家,搬到了这个孤僻的地方。

这座三层小楼其实并不孤单,在他的旁边还有一座矮小的木屋,里面住着琼斯一家。王太太不是那么在乎名利的人,她认为琼斯一家勤劳能干,是很好的交往对象,当然,他们酿的葡萄酒也是城里最好的。

窗外的景色显然要比城里的好得多得多,周围巨山环绕,可以看到成片成片的橡树林,偶尔可以听见旁边小溪哗啦啦地流水声。由于是在山顶,向远处望去还可以看到城区,那座巨大的城堡以及金灿灿的...

 

【朝耀】少年,要来一杯好茶吗?

【朝耀】少年,要来一杯好茶吗?

“不要,滚。”

亚瑟柯克兰在刚刚听说团里要来一个新成员时,心里确实是这样想的,再来一个坑货他可照料不起,不过碍于他是一个绅士兼团长,他并没有这么说。

“好的,我马上去做准备迎接新团员”亚瑟板着一张脸死死地盯着老板。

“去吧,给新团员留下个好印象”带着黑墨镜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听亚瑟没什么意见,也就放下心来,转身走了。

待老板走后,亚瑟长长地吁了口气,面对即将到来的新成员,他愁苦不已,五官都凝到了一起,烦躁地抓了抓打理地整整齐齐的金发后,无奈走去找服装师定制新团服。

亚瑟柯克兰是当今刚出道男团“五流x”的团长,才刚刚出道三个月,出了仅仅两首单曲就被大众广泛...

 

© 耀不能停 | Powered by LOFTER